茂名的冬天,颇有意境
在这纯粹的初冬,你愿意和我一起到茂名,共赏这颇有意境的美景么?
  时间匆匆而过,转眼便是十二月份了。北方已经早早铺上了满地的雪,而处于中国南端的茂名,却仍是暖日和煦。茂名的冬天,似乎只会冷上那么十天半月,随着冷空气的威力消失殆尽后,便会迅速恢复往日的温暖。

  茂名的冬天是多变的,如若说,北方的冬天是冷冰冰的冰山女王,那茂名的冬天算得上是变化无常的少女;如果说北国的入冬是规行矩步,那茂名的入冬便是变幻多端且悄无声息的。前日还是身披短衫、头打花伞遮阳的炎炎夏日,如今却已是身披大袄,围巾缠脖了;待到你耐不住性子,对着入冬屡试屡败的消息嗤之以鼻,索性叠好收起长衣时,酷寒的北风便以千军万马之势袭来;清晨下床之时,窗外伴着渐渐沥沥的小雨,寒意已然咄咄逼人,准打你个趔趄;当老天昭示万物入冬,阴雨既散,艳阳重现,温度又隐约重升,一日又便由冬回秋了;而当暖意让你起收起棉衣厚袄之意的一刻,刺骨寒风又给你个措手不及。由此循环往复,茂名的冬天多变,真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

  当然,若是茂名的冬天冷起来的话,那可是刺骨的。北方的冬日,只及于街上稀稀落落全副武装的男女老少们身上,在屋里烤着暖气的人们又如同生活在另一个世界。可到了茂名,不论窗内窗外,冬意别无异样,室内更是湿冷。窗外,满街的榕树仍是焕发着浓浓绿意,路边上的草丛里依稀掩着几束野花,只是花瓣四周已微微泛黄。这草丛里不时还传来几声虫鸣,颇有春日回青之意。然而可别被这般景象蒙蔽,若是上街徘徊踱步,凛冽的寒风准让你颇有刺骨之感。大自然仿佛不知何处放置了一台庞大的加湿器,给这“北风呼呼”的冬日无休止地增添着湿气。混杂了湿气的寒风,把丝丝阴寒渗入骨髓。倘若你想要走进屋内以避寒风,亦只可能会心灰意冷。虽说没了寒风,但依旧阻挡不住寒意。纵使一个“百毒不侵”的人,身着羽绒棉衣,大抵可与寒意相持一时,不过阴冷的空气总会趁你不注意时钻入你的胸怀,让你有无处可逃之感。茂名的冬可谓冷入骨髓。
 

  当茂名冬日渐至,火起来的便不仅是那些四季皆宜的美食,那遍布大街小巷的火锅店,更是让人乐此不疲。一到冬天,茂名人就想“打边炉”,什么重庆火锅、潮汕牛肉火锅、茂名狗肉火锅、自助火锅……生意都好到爆棚。即便是在家中,一到周末,家里人也会买些火锅料,一家人和和美美围在一起,忽略那外面寒风呼啸,沉浸在感受火锅里翻滚着的热浪之中。

  而且,在茂名冬日里登高,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选择一个有阳光的冬日,清晨伴随着露水攀登,等登上山顶,看着蔚蓝远阔的天空,看着连绵的群山依旧郁郁葱葱,这能让人的郁闷一扫而空。

 

  茂名的冬天,仍挥之不去夏日的葳蕤,也不乏南国的柔美。不过,冬日终归冬日,在这纯粹的初冬,你愿意和我一起到茂名,共赏这颇有意境的美景么?

文/邓晖晖(《茂名画报》第130期刊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