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意趣,与梦幻为伍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在这个南方的小城里,不完美却也让人不想离开,最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烟火气息,以及刻在骨子里的“大海”。
  或许你应该知道,在城市的另一边,海的那一头,有一个蓝色的世界正在熠熠发光。

  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在这个南方的小城里,不完美却也让人不想离开,最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烟火气息,以及刻在骨子里的“大海”。

  恰逢闲时,在一个气候舒适的下午,约上几个好友去看看海边的风景,拎上路边随手买的零食,沿着渐渐流逝的车流,穿过成片的居民楼,途中听到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,思绪渐渐飘远……

 

 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经常会和家里人到这片海域玩耍,每次来都会格外的兴奋。1993年的某一天,这个地方有了一个格外霸气的名字,叫中国第一滩。想到它那蓝天白云,洁白的沙滩以及葱绿的林带,心情突然一下子放松了下来。

  在车上听到人潮的声音,我就知道我们到了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写有“中国第一滩”的标志性巨石块,以及满是热带风情的一滩小卖部。我们随着人流,义无反顾地奔向心目中的那片大海。眼前是一片片像烟花一样炸开的遮阳伞,伞下是一群有一群的人们,或笑或闹,煞是好看。

  但我们并没有继续跟着往前走,而是避开人流,往人烟较为稀少的地方走去。脚下踩着金色细软的沙子,耳边是海浪稀里哗啦的声音,海风从我们的指尖流淌而过,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我们并没有过多地交流,却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情都是很舒缓的。

  沿着沙滩向前走去,会遇到大家口中所说的“海耕者”,起获挑拣,然后不断的重复。或许是想要更直观的感受到大海,我们把“魔爪”伸向了海水,海水从我们的指尖流淌而过。手下的海浪一层一层地往前翻涌,那白色的泡沫,神奇地拥有了一种艺术气息,像是一幅抽象的画。

 

  再往前,有一排有着四个轮子的渔船,船身的油漆已经脱落了不少,年代的气息尤为浓厚,船只上面插满了旗帜,随着海风飘扬了起来,带有一种特有的味道。恍然间,感觉自己好像生活在另外一个时代,脑海中回旋起了着那熟悉的旋律——年少的我,喜欢一个人在海边,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,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……

  顺着十里银滩一直走,会有惊喜出没。在那个有着一片片礁石的海岸边,一个浪挟裹着一个浪,向礁石们拍打而去。层层叠浪重重地压向礁石,再无情地吞噬掉,而后又像是不堪一击般摔成一片细碎的白沫,然后很快又消失掉了。

  这样躁动的海浪,同先前的是不一样的,是汹涌的,有着大自然最未知的神秘感。或许还有着对大海的敬畏,放眼望过去,满眼全是深邃以及无尽的蓝,分不清是大海还是天空。海浪继续翻滚涌动着,水面晃动出一层层波纹,闪烁着粼粼波光。

  时间越来越临近夜晚,寻着隐隐约约的路灯,回到人流最多的地方。漫步的沙滩上的每个人,脸上都写满了悠闲,人群中偶然爆发出一阵笑声,金色的沙滩旁人行道路上,是几乎连成一条线的林带,再往后就是城市的灯光了。我们围坐成一团,星空照在地上,映着身后的灯火连成一片的银河。

  晚上的一滩,多了几分梦幻感,海面上斑驳的光影,像是把整片天空的星星都抱入了怀中。远处的天空和海面,几乎连接成为一体,相似的色彩交织在一起,是那种属于夜晚的绚烂感。海水的颜色也比白天的深了不少,几乎和夜色融为了一体,慵懒而迷人。海浪像绸缎一样,一下一下地向前翻涌,翻涌的声音把所有的喧闹都掩埋了,感觉整片海域都在晃动。

 

  摇晃的不仅仅是大海,还有我们。躺在沙子上,感受着海风从我们身上吹过,一股属于大海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,咸咸涩涩的,讲不清是好闻还是不好闻。耳边全是海的声音,一下一下的。未见天地辽远时,十分羡慕漂泊。可当我们途径他方之海时,却发现这片带有浓浓的茂名人文色彩的海域,是不一样的。

  可能对于很多,居住在这个南方小城的人来说,大海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。其实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海边了,作为一个居住在沿海地区的人,去海边并不像是去游玩,更多的是散步,是生活中的一部分。可能很久都不会有时间再来到这片海,但是属于这里的梦幻感,永远都会在记忆里存在着。


文/潘秀伟(《茂名画报》第130期刊发)